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www.888900.cc >
2019「文雀匯」后摇音乐节全阵容揭晓正式开票!
发布日期:2019-12-01 01:54   来源:未知   阅读:

  作为近年来在国内广受欢迎的音乐形式之一,后摇滚从诞生之初便伴随着不同定义,更是被形容为

  1991年,Slint乐队发布的《Spiderland》与Talk Talk乐队发布的《Laughing Stock》,被公认为后摇滚的开山之作。两张专辑风格虽截然不同,但各自破旧立新的胆识和魄力都对后摇音乐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

  1994年,英国音乐评论人兼音乐史学家Simon Reynolds在评论Bark Psychosis的新专辑《Hex》时,提出“Post Rock”的概念。而后在前卫音乐杂志「Wire」上,更多风格千差万别的乐队被他热情纳入后摇版图。他坚信,一个辉煌的音乐时代正在拉开序幕。999931.com

  2002年6月“布拉格”乐队发布《Printemps》,这张封面设计乌龙,专辑标题漏写一个“s”的专辑,成为了上海后摇的第一张实体作品。

  此后,惘闻、沼泽、48V、花伦等国内后摇中坚势力开始陆续涌现,在广大的后摇版图中,找寻属于自己的道路——融入中国元素衍生出独具风格的本土化特色,或向技术更为复杂的数学摇滚等方向延伸,以不同表现方式共同构筑起中国后摇音乐的独特声景。

  2009年9月,在广州举办的「声锐」后摇音乐节上,中国后摇滚第一次在现场集体发声。2011年10月22日,北京首个以『后摇滚』风格为主题的音乐节「MAKO后摇音乐节」,在麻雀瓦舍LiveHouse上演,再度集结国内后摇力量。

  2017年12月,由「文雀音乐工作室」发起的第一届“文雀匯”后摇音乐节,在北京糖果三层成功举办。汇集华人世界的优秀新老后摇乐队,和广大乐迷共同制造了帝都冬日最独一无二的音乐现场,并延续成乐迷一年一度的后摇盛会。

  在此之后,2018年北京草莓音乐节首设「后摇舞台」,后摇滚的魅力开始在更大范围内得到集中延展。同年12月15日,第二届「文雀匯」后摇音乐节再度顺利举办,“后摇滚”在国内独立音乐场景中终于有了自己的专属领地。与此同时,国内多个后摇乐队在全国乃至全球范围内开启巡演,将后摇音乐的蓬勃生命力不断彰显。

  作为国内现存唯一的后摇音乐节,「文雀滙」在着力展现优秀后摇音乐与乐队之余,始终专注于华人后摇/器乐摇滚的推广。在国外乐队开始逐步席卷国内后摇演出市场的纷杂环境下,「文雀滙」为华人后摇音乐势力开辟出一片专属自己的静谧领地。也为国内广大后摇乐迷,构建了一个可以专注于精神体验的音乐场景。

  2019年12月14/15日,第三届「文雀滙」后摇音乐节再度来袭,让我们先从阵容开始,看看今年有哪些劲旅将成为你的「催眠大师」?

  「沼泽乐队」即使在世界范围的摇滚领域,也堪称蹊径独行、自成一派。2006年,沼泽乐队开始探索融入有着古老历史的中国乐器——古琴,并逐渐打造成古琴加摇滚三大件的经典范式。柏林WOMEX创始人Christoph Borkowsky曾形容,“沼泽是中国的Pink Floyd”。南美媒体Rockaxis Colombia将沼泽在南美首演评选为2017年度最佳演出之一,与U2、SigurRos等名团同列。

  有着“京城后摇传说”之称的「文雀乐队」成立于2008年,是中国知名的后摇乐队之一。去年在签约摩登天空后发行全新EP《廟雨連珠》。如今已是一支国内“OG”级后摇乐队的文雀,不仅关注自身创作,更同时着眼于国内后摇音乐的发展。2017年文雀音乐工作室发起「文雀匯」后摇音乐节,并延续至今年第三届,希望以此推动华人后摇/器乐摇滚的发展进程。

  「鲸鱼马戏团」为李星宇的个人音乐人项目。李星宇希望透过创作传达这样的理念:“我永远不会给自己设定框架,希望大家在我的音乐里找到各自的影子,那些熟知的生活细碎,共同编织起的这个世界。希望大家听到的,是来自一个真实的人说给自己听、说给每一个人听,与每一个生命所共通的、发自内心的言语。”

  「仙童」是由吉他手董恕组建于2016年的一支个人后摇团。“感觉这个城市就挺后摇” 董恕说,“选择做这种音乐和我们的性格也有很大关系,我们想找到一种适合我们的表达方式,即不想受别人影响,香港挂牌藏宝图,也不想随大流。”2019年3月,仙童发布首张专辑《泳客》,收录了包括《宇宙尽头的餐馆》《污云之梦》等作品。

  「天声」是一支来自于青藏高原的器乐摇滚团体。擅长将民族音乐元素与摇滚、电子、实验音乐融合。自2012年组建以来,乐队在创作中不断进行创新与突破,致力于打造非同凡响且极具张力的音乐空间。多层次的元素组合与音乐中的对立冲突带给听者极大的感官体验,也表达了天聲对生命以及社会的反应与思考,使天声逐渐成为一支拥有独立美学语汇的器乐摇滚团体。

  终于,他们中不再有人能够拿起“回龙观学生”的乐队标签,在各自的十字路口上做出一次又一次的选择。「出海部」——虽然对未来有所憧憬,但仍然在后摇、噪音和盯鞋的漩涡里无法迈步向前;想要热血地呐喊,却只是晦涩难懂地表达出经历过的和期待经历的青春故事;望向大海的时候,眼前只有白茫茫的一片,分不清是翩翻还是暗涌。

  “凄旷之情已沉为清逸之绪,悲赋之秋已淀为寒碧奕秋。” —— 来自山东济南的黑金属乐团「葬尸湖 」无疑是当代中国在营造音乐氛围上最为出色的乐团之一。不论是全长专辑《孤雁》《奕秋》还是短小精悍的 EP《深庭》《弈秋》,都足以让你彻底沉沦在他们所营造的优美、破败、孤独而黑暗的世界之中。此次文雀滙,葬尸湖将首次上演多首未表演过的曲目。他们将以“冬霾”为主题,在“冬至”来临之前,以全新的样貌带给你一次绝佳的“冬日现场”。

  作为“城市顽童”的「晨㬢光廊」,音乐有鲜明的目标:洗涤现代人的心灵。他们对音色、和弦都有细致的要求,必需是干净,正向的。与其铺陈一块隆起的波涛,不如维持一定的跑速向前冲,这就是浪漫得无可救药的晨曦光廊。

  「Fayzz」的音乐形式一直是一个没有边界的存在。资深音乐爱好者可能从中发现Post-rock、Math-rock、Chill out和Jazz的元素交织出现。他们妄想在一些传统的音乐形式里尝试开辟一丝新的缝隙并将他衍生开来。有别于传统后摇滚的世界观,Fayzz更多去捕捉人群周遭细微的情绪波动。Fayzz的音乐不是一个能治疗你的方式,只是带你短暂逃离这坚硬固执的牢笼。

  「话梅鹿」是来自香港的数学摇滚/后摇滚乐团,于2013的初春组成。话梅鹿的音乐带着微微的梦幻感,旋律时而温柔、节奏时而激昂,不断变化的拍子和段落贯穿了他们的音乐。乐队演出遍及新加坡、马来西亚、日本等国家的音乐节及Live House。

  「shanghai qiutian」是由来自巴斯克的Enaut以及瑞士的Florian发起,建立于上海的数学摇滚乐队。遵循着规则却又打破规则的Math Rock风格,在人声以及旋律优美的创作前提下,用奇数拍作为武器营救渴望自由的人。他们不愿意被标签“老外乐队”所以在上海找了三位中国乐手;不愿使用英文单词,从而以qiutian取代autumn作为乐队名,并吟唱中文歌词。19年10月,他们已将巡演脚步踏向了欧洲。

  组建于2015年的「16层」,作为京城器乐摇滚的后起之秀,在短时间内受到了大批乐迷的推崇和好评。2018年签约摩登天空,次年发行首张正式专辑《鹿亦微灯》。他们将后现代解构主义落地于音乐形式,在乐句编织的城市场景中融入人声元素,呈现多层次的冲击和新鲜听感,形成了自己独特的器乐美学体系。

  「后摇」,这个由乐评人创造出的名字,如今作为一种影响力颇为广泛的音乐风格,以其独特的生命力,收获着越来越多的忠实乐迷。此届「文雀滙」,你将在器乐交织的绮丽声景中,见证华人后摇/器乐摇滚的新发展,与这些优秀势力一道,构筑后摇音乐在中国更广阔的未来图景。

  香蕉猴MonkeyBanana Turbo 5上手报告:六角形的设计怪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